柯南文学网 > 都市妖孽医王 > 第618章 有心无力
  次日。

  晨辉升起,新的一天来临。

  韩东弄好早餐,去卧室看了一眼。见女人还抱着被子睡的香甜,轻脚走到近前,帮她掖了掖被子。

  夏梦被弄醒了,虽困,还是强撑着坐了起来。

  察觉男人眼神不对劲,她顺着低头,忙拉起被子遮盖了大片雪白:“没看够啊……”

  韩东心想怎么可能看的够。

  但确实不是打情骂俏的时间,他收敛起念头:“要不多睡会,今天别去医院了。兰姐那边又没事儿。”

  “可我在家更没事啊,至少在医院还有人能说上几句话。”

  韩东摸了下她头发:“行,等着你。”

  夏梦警惕着不肯穿衣服:“去外面等……”

  韩东瞥了一眼:“天天在一块,还害羞。”

  “赶紧走啦!”

  夏梦笑着推了他一把,等男人出去后,才开始穿衣服,洗漱。

  出门。

  韩东惯例把夏梦送到医院后,去往禁毒局。

  今天是蒋和瑞第一天上班,势必要开会主持工作,已经快迟到了。

  到局里,会议室已经基本坐满。首位,蒋和瑞穿着严肃的警服,身边坐着的是他从上京市那边带过来的助手,叫李海波。

  韩警官!

  韩警官!

  见他进来,一众警察连连打着招呼。

  韩东回应着,拉了张椅子坐在了最末尾处。

  蒋和瑞昨天已经开过一次会,经过一晚上的了解,心里已经有了些谱。

  场面上说了几句开场白,他直接看向韩东:“韩警官,昨天有些事咱们产生了分歧。你看这样行不行,抽出一部分人手,去查那些小作坊,剩下的工作,咱们不变。”

  话落,他并没等韩东答复,直接看向一个四十来岁的警察:“张警官,查小作坊的事就由你负责。我看了下资料,辉县那边制烟的作坊是最猖獗的,所以你等会就带人先去辉县。人该抓的抓,物该没收的没收,不用我多安排了吧!”

  姓张的警察心里不舒服:“蒋局长,那我手头工作怎么办?”

  “我助手小李也是一名出色的缉毒警,让他先负责!”

  张运来皱眉,半响没答复。

  蒋和瑞语态平缓:“张警官。接下来的会跟你没关系,你可以先去忙。”

  见他仍然不动,蒋和瑞加重了些口气:“怎么,还有话说?”

  张运来索性道:“我不想……”

  韩东没等他说话,拦住了他话头:“张警官,领导安排的工作,你尽管执行就好了。哪来这么多废话。”

  张运来深呼吸,推开椅子走了出去。

  他知道韩东是出于好意,怕他得罪这位将来就是上司的禁毒局长。他也不想得罪蒋和瑞,可他妈战友牺牲的牺牲,受伤的受伤。眼见就要揪出来魏海龙这个幕后黑手,如此关键时刻,这位新任的禁毒局长竟然要他去查小作坊。

  蒋和瑞目睹着底下情形,面上不显山漏水,心里却快气炸了。

  他堂堂一个局长,想安排禁毒局的人做事,竟然要韩东首肯。刚才韩东若不补那句话,张运来看架势是准备跟他翻脸,都不愿意去辉县。

  压着火气,蒋和瑞又道:“小刘,等会你找几个人陪同,我要跟几个市局的领导下去看一看。”

  小刘就是经常帮韩东开车的那个司机,他人比较灵活。他接触韩东最多,相对也最为了解,猜到他不会想在这些小事上跟蒋和瑞公然对立,点头答应下来。

  接下来,蒋和瑞继续安排了几桩不痛不痒的事,吩咐散会。

  会议上气氛微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没几个人愿意听蒋和瑞的,即便他是领导。

  来海城的警察,很多都是自愿,否则谁愿意为了那点补助从上京那个大城市来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他们目标跟韩东一样,很清晰。蒋和瑞的安排,无疑在模糊这个清晰的目标。

  张运来还没走,一路上跟着韩东:“韩警官,真要去辉县么?”

  韩东自己不怕蒋和瑞,怕蒋和瑞看到张运来跟自己一块会刻意打压他。摆了摆手:“先过去,有事电话联系。再说,你连底细都摸不清楚,上去就抓人?先调查懂不懂……”

  调查?

  对啊,得先调查。

  他笑着道:“那我先过去了!”

  韩东没再理他,回到办公室,蒋和瑞正在他之前的位置上坐着。听到脚步,抬起了头:“小韩,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笑眯眯的,像开玩笑。

  韩东坐在了不远处的茶几上点了支烟:“蒋局长,这话从哪说?”

  蒋和瑞笑盈盈道:“你看,我昨天第一天过来,白局长就打电话把我给训斥了一顿。开个早会,谁都敢顶撞我几句。这么下去,我没办法工作啊……”

  韩东低头抽烟,听出了他意思,无非是要向上京市那边汇报一下。

  他半响没有答复,一根烟快抽一半之时才道:“这跟我没有关系,蒋局长别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推。”

  蒋和瑞仍然是那副客气模样:“还不知道小韩你之前在哪高就?禁毒局没你资料。”

  韩东讨厌这种说话方式,掐灭了烟头:“你去问王厅长。”

  说罢,他靠着沙发自顾打电话主导工作,再不理会蒋和瑞阴阳怪气的试探。

  蒋和瑞来之前韩东想给对方留点面子,现在情况却是,他留面子,对方就越不要面子。既然这样,没必要再戴着面具跟对方假意客套了。

  十分钟左右,办公室门被蒋和瑞助手李海波敲了一下。

  “蒋局长,时间到了。”

  蒋和瑞答应着,起身后又瞥了韩东一眼:“韩警官,我今天跟谭副市长他们一起,要去其它区县考察一下,先走一步。”

  笑了笑,又道:“另外,魏总也会随行。”

  韩东不清楚他要去考察什么,听到魏总这两个字,他手指动了下。

  蒋和瑞这是在提醒自己,魏海龙现在还是个正儿八经的商人。这次考察,想来跟投资有关系……

  海城缺钱,魏海龙在这节点上大出血进行投资,很容易就能让人想透个中要点。

  不解的是,蒋和瑞一个禁毒局的人,为何要参与这种考察。或许也未必是参与,也可能是那位谭市长要通过邀请蒋和瑞,给禁毒局释放信号。

  魏海龙是一个合法的商人,下一步还打算为海城的发展做出贡献,这种人哪可能是毒枭。

  韩东又点了支烟,整个人被无形的压力笼罩着。

  他没呆过这种进退维艰的境地。进,得罪整个海城圈子。退,等同于是对罪恶妥协。

  关键,韩东觉得自己像是在管闲事。

  魏海龙现在老老实实的,海城毒品管控包括治安越来越进入轨道。他看似在办案,挡不住别人一个不懂轻重的大帽子扣下来。

  可,能就此放过对方吗?

  在海城牺牲受伤的缉毒警谁来交代,躺在病床上的白雅兰谁来交代,那些被毒品祸害一生的人,谁又来交代。魏海龙背后那个影响度不亚于自己前些年办过的毒品基地,谁去管。傅立康有心,没有关键性的理由,他怎么联合行动。

  有些事,并不是说不做了,表个态,就能揭过去。

  韩东连着又点了支烟,再抽完,眼中已经迷惘尽去。他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林局长,陪同谭市长考察,您也去么?”

  对面停顿了几秒钟:“我走不开。”

  韩东松了口气:“那麻烦您让经侦部门控制一下中联传媒那帮人,现在!”

  “可是……证据还不太够。”

  “不查更没证据,对方涉及洗钱已经是事实。抓人吧!”

  韩东也没想过要这么快行动,是没有再等下去的时间。蒋和瑞上任就是和稀泥的,再被他搅和下去,魏海龙这桩案子会更加没有头绪。

  而且这件事白雅兰就算想干涉,有心无力。。

  她躺在病床上,遥控指挥一个心有机锋的蒋和瑞,可能吗?

  只有,当断则断!